標籤: 手太陰肺經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紫色夢境看書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就好像他和本体说的那样,本体面对着整个世界的恶意,诸事不顺,思感化身单独行动,在这方面就好多了。
不敢说诸事大顺,但努力去做,事情总是朝着期望的方向发展。
看着手中带着淡淡清香,印着一朵淡紫色蔷薇的邀请函,陈安深以为然。
本体那边的晦气,并没有影响到他。
此时正在属于索斯特家族的郁金香庄园度假的他,优雅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轻地将这张突兀出现在面前的信函拆开。
里面除了一段拇指大小,尖塔状的熏香外别无他物。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发现距离吃晚餐还有一会儿,他便把这封信函收好,拿出一些特殊渠道传来的,有关七神教会的情报。
这些情报看得陈安有些皱眉,七神教会竟然再度收缩实力。
尽管永恒炽阳和神圣辉光陨落了,可七神教会剩下的力量并不弱,另外还有四位真神主持,即便当下邪恶阵营和中立阵营一起作反,也不可能推翻他们的统治。
可他们竟像是害怕了一样,在拼命的收缩实力,就连原本已经控制住的大陆全面战争,都有了再次糜烂的趋势。
这不合常理!
作为延绵千年的庞大势力,一个时代的统治者,在有人敢于试探战神的时候,应该就强硬的打回去了,根本不会等到战神的虚实被试探出,再一步一步的退让。
事实上,面对千年来一直是手下败将的他们也有这个能力,首先就是半神的数量,千年的积累,使得无论是超凡者还是半神,七神教会都数倍于两方势力。
当然,能够决定世界格局的还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但哪怕永恒炽阳三神陨落,七神教会还是占据绝对优势的。
目前,邪恶阵营唯一能打的主神就一个黑暗源主,堕落上帝本性疯狂,完全不能自已,否则也不可能是邪神了,欲望女妖在千年前的创世神战中重创,至今未曾恢复,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舔舐伤口。
至于中立阵营,源质秘典并不能算是神灵,只是一部典籍,作为一部典籍,它会永远的中立下去。
灰烬领主和欲望女妖的情况差不多,算是个半残,唯一还算是正常点的梦境主宰其实已经被陈安给干掉分吃了。
不然青山观察院也不可能在七年里一口气培养出十几个半神。
也就是说,如果大陆战争真的升华为神战,七神所要面对的就只有两个半的神明。
四比二点五,在数量上七神教会占据优势,实力上就更不用说了,七神本身就比那些邪神要强的多,不止是永恒炽阳、风暴主宰这种强力神明,就是吊车尾的战神,也能吊打黑暗源主。
这种简单的实力对比,就连陈安这个外人都能看清楚,他相信七神教会中不会没有明白人。
但在这情况下,面对邪恶阵营的挑衅,他们依旧选择了隐忍,可见他们所惧怕的并不是邪恶阵营和中立阵营的联手,而是另有因由。
想到这,陈安眼睛一眯,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沉睡中的紫微星主可以补下陷阱,摆本体一道,那么已经入灭的天帝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感知。
哪怕祂已经彻底陨落,分裂成了七神。
或许会有一定的迟钝,或许算不明白本体的情况,但这么多征兆浮现,哪怕算不明白陈安的情况,也能将自身的祸福算个大概。
甚至这些对于一个死人来说都没有,那永恒炽阳三神的陨落,也会给剩下的四神一些提醒。
陈安自忖倒是有些大意了,虽然那些家伙只有轮回十级的层次,可毕竟都来源于那位天帝,只以本质论和他应该是同层次的存在,有些危险的预感也不足为奇。
这对陈安来说倒是有些麻烦,哪怕他并不担心七神会逃出当前时代,乃至逃出这方世界,但在偌大世界中,将这些家伙一一找出,也要花费不小的功夫,耽误个百八十年都是正常。
陈安或许不在乎百八十年的时间,但真花这么多精力用来找人,也是一件足够郁闷的事情。
他念头一转,立刻用属于院长的渠道,向青山观察院的属下发送了一条命令——盯紧智慧之神教会,锁定智慧之主的下落。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紫色夢境閲讀
原本陈安并没有关注过智慧之神这家伙,因为他不需要对方的力量来凝聚晶石碎片,之前他的主要精力都投注在另外三神的身上。
可现在这种情况下,明显这家伙更为关键。
如果说剩下的三神真的察觉到了陈安的威胁,那么他相信,做出这种预判的一定是智慧之神。
另外,如果其余三神真的因为他的到来而躲了起来,那么智慧之神也一定能够找到祂们。
这么关键的一个家伙,陈安怎么会不想着先把祂给控制起来。
甚至退一万步说,哪怕此时的智慧之神已经因为危险预感躲了起来,找祂一个也比找另外三个所要花费的精力少。
安排完这些事情,陈安又稍微调整了一下青山观察院对七神教会的策略,就施施然的起身来到了餐厅。
此时长约五米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精美食物,陈安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贵族一样,享用了这顿奢侈的美食。
然后他又在花园中踱步转悠了一圈,这才回到属于自己的卧室。
将卧室的门带上后,他在门上做了个小手脚,将一个心灵迷宫链接到了上面。
如果有人未经他的允许推门进来,就会在瞬间迷失在这个心灵迷宫中,哪怕就算是心灵领域的大天使,没有个一天的时间也转不出来。
做好这些后,他又取出紫色蔷薇给的那个尖塔形熏香,在床头点燃,然后选了舒服的姿势在床上躺了下来。
床头的熏香散发出好闻的清香,在烧掉顶尖指甲盖大小的一部分后,开始逐渐的弥散出一种特异的力量。
这种力量一出现,就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并捕捉到了陈安的所在,它犹如活物一般,延伸出纯粹由灰白烟气组成的触手,轻轻地伸入陈安的鼻翼中,开始拖拽他的灵魂。
陈安的身体在这时突兀转虚,竟然将整个身体变了类似灵魂的虚无状态。
这是在与本体重新建立联系后,所获得的无量相变的能力。
之后他整个人轻飘飘地被那些触手拖拽着进入了一个莫名的通道之中。
不需要他做什么,那些触手拖拽着他,沿着通道飞速前进,很快就到了一间梦幻般的大厅之中。
到了这里烟气触手才将陈安丢下,直接散去。
陈安一直木然的配合着这一切,直到那烟气触手散去,他才轻盈落地。
周围是光怪陆离的梦幻色泽,这些色泽似乎在不断的流动,看久了会让人感觉头晕目眩。
大厅中心处是一张长桌,其摆放形式和青山观察院的心灵会议室差不多,不过长桌两旁却有着多达二十七把高背椅,显然这场会议的规模远比青山观察院的研究会要大的多。
以会议桌为中心,四周是一个个不知道通往何处的通道,类似陈安这样的虚幻灵体被烟气触手拖拽着从中抛出。
期间,虚幻灵体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他们非常自觉地在那长桌之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就安静的等待会议的开始。
陈安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第一时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事实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参加紫色蔷薇的会议了,自从取得了青山观察院的绝对权柄后,这是他第三次代表青山观察院来参加紫色蔷薇的会议。
他基本已经搞清楚了紫色蔷薇这个组织情况。
它并非是什么严密的组织,只是一些势力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了一起,而将这些势力串联起来的组织叫通灵学院,是源质秘典的唯一传承,也是中立阵营的第一大势力。
在对抗七神教会的战线上,人们总喜欢把邪恶阵营和中立阵营拉到一块,可实际上这两大阵营并非是穿一条裤子的。
就像现在,在这紫色蔷薇的会场上,一个邪恶阵营的势力都没有。
会议桌上一共坐了十二家中立阵营的势力和十五家领土贵族。
无论他们在外界的关系怎么样,只要坐在这里就有着共同的诉求,对战争的诉求。
“女士们,先生们,请肃静,这次会议的召开,主要议题是有关战神陨落这个消息被证实的一系列情况……”
会议很快开始,并且没有任何寒暄的直入正题。由一位来自通灵学员的半神主持,他也是通灵学员的代表。
至于其具体身份样貌,因为这被命名为紫色梦境会场的特殊,没有人可以透过屏蔽力场看清楚,这也是为了保护各自间的隐私。
反正只要知道对方代表着谁就行。
并且在这种氛围下,会场的气氛也是十分的肃穆,毕竟各自都不知道这次身边坐着的究竟是谁,就算再自来熟的人,也不好搭讪。
就像陈安身边的那位来自黎明要塞的代表,有心想要和陈安说些什么,可又不确定坐在身边的究竟是谁。
而在会议桌上,主持人的发言还没有结束,继续阐述着会议的议题。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紫色夢境
“……根据上次青山观察院的朋友提供的消息,七神之中有三位神灵陨落,而如今已经证实战神陨落的消息是真实的,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讨论是继续试探七神教会的虚实,还是直接发动全面战争计划……”

精华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時空穿梭分享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常阳山是曾经的神魔战场,那里环境特殊,与诸天万界大异,即便是清净道主,在那里也会失去宇宙原点的本质。
如果说,陈安在证就清净天后,还有一处地方可以让他猥琐发育,积攒足够的资本和天玄一挣道途,那么在这个大宇宙中,陈安所能想到的地方,只有一个破碎洪荒。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破碎洪荒的中心——常阳山阳。
但……
“你怎么能保证,我们如今所谋划的一切不会被天玄所知?”
从陈安在大周苦苦挣扎着为父母报仇时起,他的一切几乎都在天玄术士的安排之中。
他走到如今的这一步,一切都特有的安排,几乎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必然。
如果这样想,那么他想要躲到破碎洪荒之中应该也在天玄的计算中,那么还有什么必要谋划这些?
黄泉摇了摇头,道:“我无法保证什么,道主的强大超乎你我的想象,或者你也可以尝试着不挣扎。”
陈安一滞,从还是个暗司小密探开始,他就没有放弃过挣扎,可还是从未挣扎脱离固有的命运,期间他也迷茫过,也想过放弃,可最终还是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并且一次次的欺骗自己,说即便是道主也无法算尽所有。
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明知道结果注定,难道就会放弃挣扎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更何况,现在他还有天机和大将军王的支持,尽管不确定这种支持是真是假,但足以成为他再奋力挣扎一次的理由。
于是陈安道:“你帮我有什么好处?仅仅只是不想和我一战生死?”
黄泉道:“帮你也是帮我,无论你和天玄谁成功了,这处囚笼的意义便不复存在,我想要脱困也少了一层阻碍。”
“这个理由不错,”陈安抛了抛手里的黑色晶石,点头道:“但我还差了最后一步。”
黄泉道:“我可以在这里等你,相信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目标。”
陈安笑道:“你倒是把一切都设想好了,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说服我?”
实际上陈安完全可以拖着,不去证就清净,在见过大将军王后,他事实上已经弄清了整件事情的始末,明白了一切的因由。
一直以来,他拼命进去,孜孜不倦的追求,仅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为了知道真相。
如今他心中的执念也已经完全释怀,没必要再去和天玄争什么。
只要他不去争,天玄就拿他没办法。
甚至,他还可以将其他的竞争者全部拦下,维持当前的情况不变。
只要没有其他人踏足大罗天,他就可以这么一直逍遥下去,享受大罗天近乎无尽的寿元,尊享诸天万界。
黄泉给了他一份成功的希望,可未尝不是在督促着他继续往前。
黄泉裸露在外的灰黑嘴角肌肉扯了扯,露出了一个疑似笑容的表情,道:“即便我不和你说这些,你就会停下吗?”
陈安默然,自问就算前方真的毫无希望,他也绝对不会停下,这是性格使然。
在他放弃渐近于天的状态,愿意保留人性时,就已经确定了。
再次想起天玄设下的非土著不得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不得不说,祂真的算尽了所有,令人感到绝望。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愛下-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時空穿梭熱推
陈安自嘲的笑了笑,但还是很肯定地道:“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无论前方有着怎样的绝望,我都会走下去。”
黄泉见此,语速渐缓,看起来有些失落地道:“你和祂真的很像,不愧是万古皓月,或许只有你们这种人才有资格去尝试无量的道路,像我们困守大罗亿万年,却始终不得脱离苦海,连那步清净都无法证就……”
“呵,”陈安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道:“那你就在这等着吧,我去去就回。”
说完他站起转身,就要在这里直接破开时空离去,却被黄泉急声叫住:“等等!”
“怎么了?”
陈安没有转身,学着黄泉之前的样子半侧过脑袋。
“我还有一句话想和你说。”
“说!”
黄泉顿了顿,似期盼,似提醒,似诅咒地道:“即便有着阴阳五行祭灵阵,即便有着天玄的种种算计,即便有着祂们的全力支持,证就清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就算祂们都是清净道主,也无有十足的把握帮助其他人证就清净。否则就不会有这延绵万古、数个纪元的算计博弈了。”
陈安微微默然,随即又笑道:“那不是正好,大道五十,遁去其一,这是天道留下的一线生机,既然证道清净,复返元始,是清净天道主都无法算计到的盲点,未尝不是我彻底挣脱命运的契机。”
黄泉沉声道:“你很自信,事实的确也是这样,无论天玄、天机、大将军王祂们算计多么精深,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能够证就清净,就可以彻底摆脱命运洪流,这不是天玄的盲点,而是大宇宙的盲点。可你真的觉得你能平安证就清净吗?”
“什么意思?”
黄泉似乎沉睡了很久,说了这么多话,才渐渐有了些人气。
他带着些对命运的无奈道:“阴阳五行祭灵并不能让你证就清净,只是能够帮你省去积累,直接达到大罗巅峰。但天玄的算计显然不会只是如此,相信你应该也想到了,在你达到大罗巅峰时,就会有着种种的条件被触发,直推着你往清净道主的方向跃迁,这其中不会给你任何积累准备的时间和机会……”
陈安默然,在大将军王的刻意的提点中,他基本也明白了阴阳五行祭灵阵的功效。
而有关于黄泉所说,如果天玄真的只是需要一个清净道主作为无量之途的闭环,那么对方的确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时间对于现在的陈安来说毫无意义,对于天玄术士来说同样如此。
如果陈安压制境界不晋升,甚或阻拦其他的棋子,天玄术士还没有办法。
但他只要愿意走出那一步,无论成败与否,都是天玄希望看到的。
成功,祂可以完成无量道途的闭环;失败,则可以直接启动下一枚棋子。
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中,祂留下了无数的棋子,陈安是最有希望帮祂完成闭环的那一个,但却不是唯一的一个。
“多谢提醒,”陈安目光略有些迷离地反问道:“但唯一摆脱命运的希望就在眼前,换了你会如何选择呢?”
黄泉默然,没有回话。
陈安这句话一出口就是一顿,恍然明白自己问错了人,若真是换了黄泉这怂货,八成会选择压制境界,再阻拦其他棋子的做法。
至于能不能阻拦得了,会不会激起命运的反噬,天玄术士会不会另有手段安排,那都是后话了,先能活着最为要紧,哪怕是苟活。
因此,没等黄泉回答,陈安就又补充道:“我不是你,虽然有时也喜欢苟着,但那是能看到希望,如果看不到任何希望,那就真成狗了,非我所愿,所以但凡有一线希望,我都想要把握住。”
说完,不再和黄泉扯这些有的没的,他一步踏出,直接撞碎了面前的空间屏障,深入时空漩涡中,顶着幽元天异常狂暴的时空风暴,往上游,溯流而去。
恐怖的时空风暴在消弭着一切存在,所有属于物质层面的东西,都在这种维度的变化下消失,无所谓坚硬、永恒。
陈安对邵思齐身体的强化,自然不止是坚硬,他在运用本体力量对其进行辐射改造时,就有意识地往金身方面靠拢。
虽然因为本质的原因,没有能够将这具身体改造成真正的无相金身,但在一些特异的属性上,却是无限接近,比如介于虚实之间的特性。
靠着这种特性,周围恐怖的力量对他身体的伤害并不大,他现在就像是在风浪中逆势前行的游鱼。
看似被惊涛骇浪拍击的不能自已,实际上却是游刃有余。
当然,有着这便利,他也没有一味的赶路,尽管因为和黄泉的谈话,心中有些紧迫却还是沉下心来,感受周围的环境,体味这趟行程的特异。
等他收集齐七曜晶石,就可以启动阴阳五行祭灵阵,将自身提升到大罗巅峰的层次。
而一旦达到大罗巅峰,他就将面对清净天的门槛。
就像黄泉所说,即便是有着天玄、天机、大将军王三位道主级存在的全力支持,想要迈过这个门槛也是千难万难。
其中最难的就是回溯时光长河。
虽说穿越时空和回溯时光长河在本质上有很大的不同,可两者间还是有些相关联的地方。
眼下因为这个世界的特殊,陈安可以提前感受一番回溯时光体验,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种感受非常奇妙,如果这一天做了很多事情,人就会感觉时间十分漫长,如果这一天只是睡觉,那就会觉得这一天十分的短暂。
时空变幻也是如此,人的主观能动所感受到的时空片段更为漫长。所谓的强观察者、弱观察者,其实世间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人的主观能动来的。
穿越时空看似从一个时间点到另外一个时间点,实际上变动的不是陈安,只是陈安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以他自己为强观察者对世界时间空间运转的认知。
在这种奇妙的感受中,他的这趟旅程很快结束,似乎仅仅只是睡了一觉、眯了一会儿,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吸引他的节点。
看着那突兀出现的节点,陈安心中异常清晰,七神时代到了。

uesk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因果靈契分享-vi6oo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一怔,这才想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在。
前面两次,一次是从外界轰然降临将原主的真灵轰了个七零八碎,一次是原主本身就已经魂飞魄散,只有身体上还有一线生机吊着命,总之都不需要陈安烦心这个事,所以他一时之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一直等到对方突兀冒出,他才注意到。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既然冒出来了,随手将其溟灭掉,或是送他入轮回都没有什么。
现在的陈安再非以前,虽然还达不到古老者那种真正的无碍大自在,但也不再把一般的因果业力看在眼里。
事实上到了乾元的层次,诸天万界唯我唯一,也少有什么因果可以束缚的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那个声音似乎是察觉了陈安的意图,惊恐不已的问道。他似乎现在才发现当前的形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被这突然冒出的意识占据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陈安的来历,只以为是那药剂的问题。
对这突然冒出的意识,他惶恐不已,也万般绝望,同时也无可奈何。
陈安对这个灵魂的敏锐灵感倒是有些兴趣,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根本没空理会他,神思一凝就要将之彻底抹除。
“等,等一下,求您!”
那个灵魂的敏锐度似乎比陈安所预料的还要高,陈安这边刚要动手,他就有所察觉,急声道:“我,我现在是要死了,是吗?我,我能不能求您件事,帮我,帮我照顾小瑜……”
他语无伦次的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完,却让陈安有些失笑,这死到临头了,还在惦记着女人,凡人可笑的爱情。
陈安当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许什么承诺,不然堂堂大罗天尊也太廉价了点。
因此,他虽然有些兴趣,却也没想耽误正事,挥手将对方的灵魂泯灭了,同时还不忘留下对方的记忆以做备份。
只是对方的灵魂虽然泯灭成灰却没彻底消失,而是附在这具身体上成为了一个符号。
“因果灵契?”
陈安撇了撇嘴,心道这家伙执念不小啊。
他也没太当回事,随手就想要像掸灰一样,将这道因果灵契掸掉。这玩意对乾元仙帝来说都是个麻烦玩意,对于天仙更是个了不得的枷锁,若是曾经的陈安遇到,不完成对方的心愿,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但是现在么,他已证道大罗,世间因果业力纵然可怕,可在他看来也就这么回事,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规避闪躲,以致因果不染。
帅帅的花季男孩 怡玲然
只是当他想要将这灵契抹除时,忽然感觉与这具身体的联系变得紧密了几分。
“这是?”
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会不明白这都是那因果灵契的原因,对方向他提出要求,自然也要给出报酬。
狂醫戰兵 蒼生何辜
一个一无所有的死灵能给出什么报酬?自然是只有身体的使用权。
“有点意思!”
陈安笑了笑,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因为就算对方不给,他也可以强行占有,甚至不沾因果。
但与身体的联系更紧密,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于是想了想,他暂时放弃了对因果灵契的抹除,反正这玩意对他也没什么妨害,他随时可以弃了这具身体,或将这因果灵契抹除。
没再去关注这些,他开始阅读起刚刚截取的记忆。
因为决定暂时在当前时代修整一下,所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还是需要利用利用。
陈安首先看的是这个时代的背景:“明国……扶桑……横须8.9级大地震……两百年……”
这一连串的关键词,让陈安大概清楚了此时的身处之地。
当前时代,距离他与相柳一战过去了差不多两百年。
当时,他在时空漩涡中的定位也不算差,毕竟这个世界真要说起来,有万亿年的历史,如今与他的定位只差了两百年,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准了。
个中体会,陈安还仔细感悟了一下,毕竟精准的穿越时空,到达某一个精准的坐标点,这是清净天尊 才能做到的事情。
大罗天尊要想做到这一点,哪怕针对的仅仅只是一方小世界,也是千难万难,或许仅仅只能抗住命运长河的反扑,要想做的精细点,非常的不容易。
所以这一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会了。
对于有志于清净天的他而言,自然要好好记录下相关的感悟。
少顷,他继续向那记忆的深处阅读而去。
总裁的头号宠妻
邵思齐,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被称为邵氏集团的宏夏公司董事长家的三公子。宏夏集团不止是在临川市,就是在整个东贤省都颇具影响力。
果然是大富之家,这非常符合陈安大罗天尊的身份运势。
只是还和前面两个身份一样,或许是这个世界的恶意,邵思齐这个三公子的身份非常尴尬。
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商界精英,下面还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博士弟弟,邵思齐本人文不成武不就,天天就是沉浸在诗词古籍中混吃等死。无论是在父亲邵正光,还是在整个公司中,都是非常边缘化的一个人。
六婴神纹
不过陈安对这个身份倒是很满意,比前面那两个一个被流放,一个活死人强多了。
而且二世祖意味着生活无忧,边缘化意味着麻烦少,这个身份正好可以让他用来修养一下。
浑身一震,陈安掸去身上的尘土,起身往“记忆中”的家里走去,边走边融入邵思齐的身份。
记忆中的家不是什么别墅区,因为自视甚高,不屑于家中的铜臭,邵思齐早早的就从邵家搬了出来,如今算是独居的状态。
对于这一点,陈安更感满意,直接按照记忆走进一个豪华小区的公寓房。这里的地理位置已经远离了市中心,房价并不算夸张,可在邵思齐的记忆中,能住得起这里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富之家。
用密码开锁,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间宽敞的客厅,除此之外还有厨房、卫生间和杂物间,客厅一角是一个通往二层的螺旋楼梯,二层有四居室,一间主卧,两间次卧带书房。
没去卧室休息,陈安按照记忆先打开了书房的门。
对于一个文青来说,书房自然是真书房,而且比主卧还大,里面塞满了各式的诗词选集,还有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所谓珍贵典籍。
陈安根本没去看这些东西,目光直落在房间中央,那张堆满杂物的书桌上。
他一步步走到书桌近前,伸手从上面拿起一张残破的羊皮卷。
这玩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破的似乎用力大点都能将之彻底搓成灰,上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三角形文字,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阵法的图形。
对于这些三角形的文字,邵思齐的记忆并不完整,显然就是对此研究多年的他也是一知半解。
陈安其实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广法天尊号称悟尽世间一切法,可那也只不过是号称,仅仅只是对博学的一种夸张修辞。
就是大罗天尊,乃至清净天道主也不敢说真正的能悟尽诸天万界的一切。
祂们的全知全能,仅仅只是相对而言的。
或许只有那传说中无法揣测,无法思量的无量天尊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全知全能吧。
不过那羊皮卷上的东西,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高明,陈安一时看不懂,但却可以用相应的规则进行解析,另外照彻阴阳镜还赋予了他洞悉世间万事万物真意的能力。
因此,只是一会儿功夫,他大概就明白了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文青也想修仙?”
都市剑圣
陈安哂笑一声,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邵思齐那个喝药自杀的家伙,药是从哪儿来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从相应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盛华创世集团,是临川市的一家不输于宏夏的大型企业,他们的小公主聂桑瑜,也就是邵思齐都成死鬼了还念念不忘,祈求陈安照顾的那个小瑜。
一开始,陈安还以为是什么酸臭的爱情,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那个聂桑瑜和邵思齐除了年龄,其他的方面完全不一样,反倒是是和邵思齐的兄姐一般,是个商界精英。
也正是因为如此,邵思齐面对她时,充满了自卑,虽然喜欢对方到了骨子里,却根本不敢表白,只敢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反倒是邵思齐的大哥邵思杰和对方互相欣赏,再加上两家公司有联手合作的意向,因此商业联姻的说法在整个临川市的上流社会中,都开始流传。
大家都非常看好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除了邵思齐。
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事情到了这一步,还不想着主动出击横刀夺爱,反倒开始研究起一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想要成就一段都市神话,这是标准的读书读傻了。
关键是他接触的若都是骗子还罢了,没想到以他的身份,还真接触到了一些神秘的东西,陈安手上的羊皮卷就是其中一件。
然后邵思齐就把自己给玩死了,也幸亏陈安到来接了手,否则他死就死了,估计还得给这个城市造就一头影响社会稳定的怪物出来。
明白了事情的强因后果,陈安不禁摇头失笑,感叹道:真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他本就没想管这个闲事,现在更加没兴趣了,至于因果灵契就暂时让它留着,反正也没什么妨害。
毫不在意地丢开那卷羊皮,陈安打算先洗个热水澡,然后饱餐一顿,就好好睡上一觉,再规划之后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他家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