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ne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笔趣-第523章 終局(一)看書-k3lb4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艾泽拉斯怒海争锋
机会不等人,罗文目前面临噬渊和燃烧军团的双重威胁,必须主动出手。
库尔提拉斯以最快的速度,举国之力,研制出两颗奥能核弹。
为了让奥能核弹的初次登场更加具有历史感,罗文特地召开会议,为奥能核弹取名。
经过守护者圣殿、秘法会和经互会等诸多代表集思广益,一号、二号奥能核弹被分别取名为,天罚和涤罪。
天罚对应燃烧军团,涤罪对应噬魂深渊。
库尔提拉斯的终极杀器准备就绪,罗文正式准备进入噬渊。
奥能核弹的试爆威能,已经在大漩涡得到佐证。奥能元聚合体爆炸产生的威能,撼天动地。
若是奥能核弹在陆地引爆,结果难以想象。况且,阿尔萨斯的渊誓大军在洛丹伦,有这么多平民在的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
对于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先遣军,虽然具备一定打击条件,但军团的入侵地点,此刻是在希利苏斯和安琪拉地区。
喜闻乐见的狗咬狗,罗文自然不会去打扰军团和上古之神的对决。
排除以上两个答案,罗文当前最需要打击,最没有顾虑的打击地点,只有噬渊。
进入噬渊的先头部队人选,罗文经过一番考量之后,决定让守护者神殿和秘法会的诸位守护者先行前往。
虽然罗文的计划看起来非常无脑,但敌对的区域是噬渊,一个只有手绘地图当作信息的死亡之地。
对于这样危险之境,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罗文只能派出库尔提拉斯的门面,去跟噬渊的典狱长和他的仆从们交手。
在正式前往噬渊国度前,两座航空母舰需要先行充能,奥能核弹的注能和检修工作,一样需要时间进行。
罗文趁着这个空档,决定去一趟洛丹伦,看看局势,以及阿尔萨斯下一步的动作。
天色渐渐暗淡,从破碎群岛回来述职的希尔瓦娜斯,第一时间来到罗文的办公室。
破碎群岛的恶魔大军已经传送的七七八八,他们全数进驻卡利姆多,准备全面占领这块古老的大陆。
许久不见,希尔瓦娜斯和罗文见面,竟然有些拘束和生分。
两个人竟是扭捏的不愿主动,其实一个拥抱,就能化解当前的尴尬。
一番简单又没有营养的寒暄过后,罗文终究是还是承担起了男人的责任。
他主动的揽过希尔瓦娜斯纤纤细腰,随手关上房门。
“先说正事。”
希尔瓦娜斯借着腰间微微发烫的温度,她柳眉微蹙,幽怨的瞪了罗文一眼,然后双手发力,粗暴的搂住罗文。
唇齿相接,良久,才不舍得分开。
“我好想你。”希尔瓦娜斯柔情似水,依偎在罗文怀中,娇声说道。
罗文刮了一下希尔瓦娜斯的高翘鼻尖,微笑道:“就快了,还有最后一次任务。”
希尔瓦娜斯痴痴的望着罗文,搂着他脖颈的手臂,微微用力,将额头紧紧贴在罗文胸前。
“我要陪着你。”希尔瓦娜斯要求道。
罗文微微摇头,拒绝说道:“你们谁都不能去,在家等我。”
“我害怕。”
“你可是游侠将军,怕什么?”罗文调侃道。
希尔瓦娜斯温润的眸子,泛起水雾。
“以前我面前有那么多麻烦和困难,我从来没有想过结束,因此从未觉得害怕。现在我终于有幸见到明天的阳光,但是我最心爱的人,却要去推动明日的黎明,你说我能不怕么?你想过我在家等你,对我有多么残忍么?”希尔瓦娜斯卸下所有风行者家族的担子,此刻的她,柔情似水,满目深情。
罗文轻轻抚摸着希尔瓦娜斯的俏脸,为她捋顺纷乱的刘海儿。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你明白么?”
希尔瓦娜斯沉默。
良久,希尔瓦娜斯主动拆下肩甲,动情的吻向罗文。
“要了我…”
罗文用力晃了晃希尔瓦娜斯,一本正经的说道:“做这个不能有心理负担,等我回来。”
希尔瓦娜斯脸红的发烫,轻哼一声说道:“不珍惜机会就算了,我去换内衣。”
……
瑞弗蕾拖着昏沉的脑袋醒来,她忽然发现,窗外没有了阳光。
世界一片黯淡,屋内的事物,仿佛都成了黑白光影组合而成的线条。
马龙坐在床边,微笑着望着她,瑞弗蕾心中惊惧消解几分,但心中的纷乱,依旧无法安静。
瑞弗蕾猛地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变得像羽毛一样轻盈。
她猛地回首,两人的身体紧紧拥抱,还躺在床上。
瑞弗蕾释然了,她是一名见习牧师,早年还在修道院进修过圣光法术。
虽然没有成功毕业,但瑞弗蕾知道一些能量理论,知道什么是灵魂。
一夜时间,斯坦索姆被死神无情的索去了一切。
瑞弗蕾和马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就已经变了。
“原来人死后,真的有灵魂。”瑞弗蕾能感受到马龙灵魂的温度,虽然没有实体,但她靠在马龙怀中,依然觉得非常温暖。
马龙微笑:“我们能做的,还是太少了。”
“起码我们努力过了,而且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能接受。”瑞弗蕾动情的说道。
马龙笑着点点头,深情凝望自己的妻子:“我也是。”
死亡之后的短暂幸福,没有持续太久。
一阵寒冷的劲风,在街道吹拂,来自死界的召唤,牵拉着每一名留在斯坦索姆的灵魂。
马龙和瑞弗蕾无法违背死亡规则,他们的灵魂得到感召,不能继续留在斯坦索姆,这座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之城。
瑞弗蕾想哭,她不知道归于暗影世界的路途,到底有多远,不知道在这条路上,会不会跟马龙分开。
死亡之路对于他们而言,是那样的陌生。
瑞弗蕾习惯性的为马龙整理服饰,直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喊,迫使他们走出阁楼。
灵魂穿透墙壁,万千的灵魂之影,汇成河流,向浮动在天际的聚魂之河靠拢。
通灵法师们在城市引导这个巨大的聚魂仪式,城市之外的渊誓大军,则将漆黑的心能死气,远远不断的注入封闭的斯坦索姆。
“抓住我的手,瑞弗蕾!”马龙在渐渐变得汹涌的河流中,拼命拉扯着瑞弗蕾的魂魄。
瑞弗蕾挣扎在逆流之中,不顾一切的跑向马龙的方向。
然而聚魂之河,不会怜悯任何一个灵魂。
对于噬渊而言,这些崭新的灵魂,只是淬炼心能和力量的养料。
马龙和瑞弗蕾的灵魂,渐渐消融,进入暗影国度。
可怜的凡人,在死后,都要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
按照天命,他们死后,本应进入晋升之地。
但佐瓦尔就这样亲手摧毁了秩序,摧毁了万千灵魂的正确归属,只为,达成他自己的目的。
斯坦索姆整座城市,一夜成为死城。
除去以垦荒队去达隆郡的平民,所有居民,都死在了这场灾难中。
提里奥从佳莉娅手中拿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但他还是来的太迟了…
斯坦索姆被一片心能火焰笼罩,无一生还。
见到斯坦索姆的惨剧,提里奥漠然转身,提着泛着正义之火的灰烬使者,渐行渐远。
数十万灵魂一同涌入噬渊之地。
本就汹涌的聚魂之河,变得更加澎湃。
灵魂痛苦哀嚎的悲鸣,响彻整个噬渊,就连在特码库伦的寒冬女王,都听到了灵魂的怒吼。
德纳修斯用雷芙尼雅杀出一条血路,他提前走上高塔,俯瞰聚魂之河的流动。
海拉站在聚魂之河尾端,巧妙的将灵魂引导进入雷文德斯。
依靠着心能之河打开的通路,这次交易,得到了完美的运作。
克尔苏加德,拿到了这批灵魂的心能,这种极为原始的死灵之力,会让他晋升成为,最强大的巫妖之一。
寒冬女王看到聚魂之河的流向,满眼厌恶。
“德纳修斯,你妄图打破规则,是你的自由。但你玩弄灵魂的罪行,不可饶恕!”
德纳修斯打退了典狱长的爪牙,暂时放开手脚。
“不,你错了,女王陛下。我只是调动了一枚棋子而已,没有违反规则。相反,我很尊重这些灵魂,所以他们都进入了心能之河,我只是抽走了他们的灵魂之力。至于他们能不能通过间域进入奥利波斯,那就是天命的事了。”德纳修斯邪魅一笑。
寒冬女王平静的面容,却是像冒火一样。
“没有了灵魂之力,他们都会变成怨灵!成为噬渊的怪物!”寒冬女王掀起自然风暴,特码库伦高塔之下,催生大片森海迷雾。
猛兽之影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寒冬女王,伊瑟拉和月莓勋爵,借着迷雾消失不见。
咻!
一发木制的尖刺,从迷雾中射出,德纳修斯抽出雷芙尼雅去挡。
“痛!好痛!这个疯婆娘,她是不是想杀了我!”雷芙尼雅被刺得大喊大叫,痛苦呻吟不止。
德纳修斯俯身去抓落在地上的犄角尖刺,只听到:“你会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德纳修斯!”
木刺消失不见,德纳修斯安抚雷芙尼雅同时,强行扣去胸前木质化的身躯,轻声笑道:“看来我的女王是真的动了杀心,竟然用了本源之力。”
特码库伦北方巢穴。
寒冬女王树枝状犄角上的叶子,凋零坠落。
泛绿的枝芽消失不见,枯败取代了新生。
伊瑟拉搀扶着损耗本源之力的母亲,一刻不停的为她输送自然滋养能量。
“省点力气,伊瑟拉。我没事。”
月莓勋爵看着女王的状态,向伊瑟拉一个劲的摇头。
女王的状态很不好,月莓勋爵在炽蓝仙野服侍寒冬女王几万年,还是首次见到女王的本源受挫,生命呈现出凋零的迹象。
“不,母亲,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傻孩子,我只是你的养母,不是你的母亲。你是我妹妹的孩子,不是我的灵魂。”寒冬女王说道。
伊瑟拉才不管那个从未见过面的艾露恩,她从小到大,唯一给她照顾和爱的只有寒冬女王和姐姐。
成年之后,或许还有罗文…
“母亲,你就是我的母亲!”伊瑟拉蛮劲上来,她想知道寒冬女王的真实境况。
寒冬女王无奈摇头:“如果实在炽蓝仙野,我的力量还能恢复。但在噬渊,没有补充,我的生命之力就会一点点的衰败,最终凋零。”
“凋零…母亲,我们走出噬渊,我们回炽蓝仙野。”伊瑟拉流着泪,握拳说道。
欢迎来到噩梦游戏
寒冬女王握住伊瑟拉的手腕:“现在出去,无疑是自寻死路。佐瓦尔一定盯上了我们。他不会放过衰弱的永恒者,我们必须藏起来。”
“母亲不能在这里耗下去。”
“我不会死,伊瑟拉。我只是会摘下永恒者的头衔,做个普通炽蓝仙野的平民。”寒冬女王一点没有眷恋可惜的模样,笑容无比轻松。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伊瑟拉倍感无助,慌乱之中,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可以进入灵魂形态,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能进入聚魂之河,通过逆向的通道,进入生者的世界?”
寒冬女王望向养女,果断拒绝:“不行,那太冒险了。”
“不,我一定要试试。我不能看着我的母亲失去一切!”伊瑟拉犟的像只小母牛。
寒冬女王动气轻咳不止。
“就算你去了生者世界,又能做什么?”寒冬女王决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女儿打消这个不成熟的念头。
伊瑟拉暗暗握拳,坚信说道:“我去找罗文,他一定有办法。”
寒冬女王无奈一笑。
“女儿,他只是个凡人。我承认,他确实有过人之处,但他不是神。不能解决一切。”
伊瑟拉用力摇摇头:“就让我任性这一次吧,母亲。好么?”
寒冬女王的本意可是让伊瑟拉做接班人的,她卸任法夜女王,伊瑟拉是唯一有资格的合法继承人。
“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母亲!我知道你爱我,但我一样爱着你啊。”伊瑟拉最后为寒冬女王输送滋养之力,继续嘱咐月莓勋爵:“多制造一些迷雾屏障,母亲就交给你了。我的好姐妹。”
月莓勋爵哭着点头:“伊瑟拉殿下…”
“我走了!”
伊瑟拉化形巨龙形态,冲出洞穴,飞向聚魂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