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hzl超棒的都市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討論-第279章 機關-lwmr9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秦九带着忏悔把冷清悠、燕厉寻、李飞扬、秦朗、程俊、孟追一行人带入了布满蛛丝的山洞。
洞中钟乳石千姿百态,有丝丝冷意传来。
燕厉寻给冷清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这个不知名的山洞蜿蜒盘旋,自上而下有一个人工开凿的阶梯。阶梯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稍一不注意便会滑倒掉进深不见底的夹缝中。
冷清悠紧紧抓住燕厉寻的手,才寻回一点安全感。
越往里走阶梯越窄,仅容得下一人通过。
燕厉寻走在冷清悠前面,准备随时接住会不小心滑倒的冷清悠。
湿滑的墙壁冰凉,冷清悠甚至能从石壁上感受到古老的气息。
头顶上不时有水珠滴落,溅到他们的脸上,肩上,不一会儿功夫竟然湿了一大片。
裂婚烈爱
燕厉寻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解下来给冷清悠披上。
冷清悠推拒不过,只好穿上。
“燕厉寻,你这样会感冒的。”冷清悠还是止不住的担心,寒气入骨,万一他生病了怎么办?
自她和燕厉寻相识以来,燕厉寻对她的嘘寒问暖,对她的情真意切,无时无刻不透过她的每个毛孔。
是的,那是燕厉寻对她的爱,无微不至,深入骨髓。
她从来没有为燕厉寻做过什么,都是他一直在付出,她心安理得的接受。
秦九走得速度越来越慢,知道他从阶梯上滚落下去。
众人惊呼一声,前方黑暗,头灯明亮的光照过的地方居然都没有发现秦九。
“老大,那老小子不会有什么猫腻吧!”李飞扬对一片渺茫的山路有种莫名的畏惧。
秦朗又打开一个超亮的强光手电筒,还好他早有准备。
程俊和孟追一前一后,紧随秦朗身后。
逼仄的空间里连丝风都没有。
多幸运能遇见你 蜡笔小xin
“我们马上去找他,他跑不远。”燕厉寻吩咐道。
他们快步向前追去。李飞扬排在第一,秦朗排第二。
他们两个在湿滑的台阶上如履平地。
燕厉寻也拉着冷清悠加快了脚步,程俊和孟追垫后。
突然一阵寒风逼近,冷清悠感觉有什么舔了自己的脖子,
她猛地抬头,“啊!!!!”
她直接蹦到了燕厉寻的后背上,“蛇!”
她大叫着,这辈子她最怕的便是这种软体动物。
“大嫂你别怕,不是一条,是好多条。”程俊在后边欠揍的喊了一声,冷清悠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了。
“别怕,没毒。”孟追又加了一声。
混蛋,她怕得是有毒没毒吗,她怕的是蛇。
软体动物啊。
冷清悠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她像个挂件一样挂在燕厉寻身上。
燕厉寻无奈地摇摇头。
程俊已经开始了抓蛇行动。
“孟追,你怎么还不快行动?”燕厉寻催促道。
孟追瑟缩着身子,“老大,我也怕蛇啊!”
燕厉寻扶额,他到底招了个手下,还是招了个祖宗。
燕厉寻留下对付蛇的程俊和孟追,背着冷清悠向前走去。
燕厉寻踩在蛇的尸体上毫无所感。
有不少蛇还在张牙舞爪地向他们爬过去,程俊手脚并用,直接把这些蛇爆头。
孟追已经作呕了,蛇身上散发出来的腥臭味扑鼻而来,确实不是任何人都能抵得住的。
燕厉寻把冷清悠背到没有蛇的地方,轻轻对她说:“好了老婆,没有蛇了,你可以松开手了吧。”
冷清悠之前一直闭着眼,她松开手后,缓了一会儿才适应了头灯的强光带来的光亮。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是个蛇窟呢!”冷清悠从燕厉寻身上跳下来,拍了拍胸脯。
“不会,你闻闻这里的味道?”燕厉寻冷静地对冷清悠说道。
冷清悠子吸了吸鼻子,才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硫磺的味道。
“原来如此。”冷清悠惊讶地说道。
没有蛇的地方,冷清悠的心也踏实了一半。
燕厉寻宠溺的拉着她说“走吧。”冷清破坏幼儿冷清悠点点头,这才往前走去。
李飞扬和秦朗一直没有找到秦九的身影。
“奇怪了,就这么大点地方,秦九还会隐身术不行?”
李飞忙纳闷地门道。
“找吧,远不了。你以为这是拍科幻片,说没人就没人?”秦朗道正是不信 秦九有读心术这一套。
李飞扬却疑惑道:“老小子去哪儿了,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给不了,找解释不要找我。”秦朗耸耸肩。
打架他在行,打架以外的事就别找他了。
比如说动脑子。
李飞扬斜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你和奚晨怎么相处,从床下打到床上,还是从床上打到床下?”
秦朗哈哈笑道:“你想知道?来来来……”
李飞扬赶忙把自己的耳朵送过去,然后他低声道:“你做梦吧,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李飞扬暗骂一声,“滚。”
秦朗哈哈大笑。
“你们俩找到人了,这么高兴。”燕厉寻调侃道。
秦朗和李飞扬面面相觑。
她们显然没料到燕厉寻这时候还会说这种话缓解气氛。
燕厉寻沉声道:“别找了,方圆几里地都是自己人,他怎么可能逃脱,我看这里边还有密室或者暗道之类的东西”
李飞扬和秦朗点点头。
冷清悠也若有所思。
踢的对,他自然不会去随便驳了他们的颜面。
“我们就在这里找密道,不然的话出去还是个问题。”燕厉寻低声道。
李飞扬和秦朗不解地问:“为什么?”
“你以为程俊和孟追在做什么?他们可是在与蛇奋战。”
燕厉寻想到门口那些蛇,肯定是不能让冷清悠再走一遍了。
一遍已经是吓跑了魂。
冷清悠也附和道:“打死我都不想返回去,太可怕了,都是蛇。”
蛇这个字仿佛带着魔咒,让冷清悠惧怕到浑身发颤。
李飞扬和秦朗心中也明了,便分头去找密室。
找密室还是要找机关,刚刚秦九瞬间消失,机关一定还在他消失的地方。
李飞扬跟秦朗说了这个事情,他们两个又赶紧返回去看看。
而秦九消失的地方,现在已经布满蛇的尸体,到处飘散着浓浓的腥臭味。